律师文集

律师文集

您当前的位置: 徐州刑事律师 > 律师文集 > 取保候审>正文
分享到:0

倒车的时候突然咯噔一下,司机以为轧到了砖头,但他看到的一幕却让他崩溃了:躺在车轮下的居然是自己的女儿。这是去年发生在南京江宁区的一起惨案,父亲交通肇事撞死了自己的女儿,这足以让他的余生生活在悔恨之中。

而记者从江宁法院了解到,这是该院近期审理的多起类似案件中的一起,另一名司机开车撞死了自己的新婚妻子,还有一名司机的肇事导致了岳母的死亡。

这些悲剧中,驾车人是交通肇事的罪犯,同时又是受害者,虽然法庭都予以了轻判,但他们自己都知道,犯下的罪过一辈子也无法挽回。

案例1

10岁女儿倒在父亲的车轮下

36岁的郭刚到现在都还没有走出心中的阴影,他每天仍然生活在自责之中。

郭刚是一名拖拉机司机,来自安徽,带着妻子女儿在一个砖厂打工,主要工作就是把砖搬到车上后,运往他处。

因为常年在砖厂干活,夫妻俩在工厂边租了一个房子。因为住得近,郭刚年仅10岁的女儿也经常来砖厂一边帮着父母干活,一边玩耍。

悲剧发生在去年8月,那天郭刚和妻子像往常一样将砖搬往拖拉机上,女儿则在砖堆边玩耍。搬了一个小时后,拖拉机跟砖堆的距离变大了,搬块砖还得跑几步路,郭刚觉得效率太低,就想把车子往后倒一下。“那你去倒车吧,我去喝点水!”妻子说。

走向拖拉机时,郭刚特地找了一下女儿,发现女儿还在砖堆边,郭刚放心下来。但他万没有想到,就在他将拖拉机熄火后,女儿径直走到了拖拉机的后面,蹲下来继续玩着。

倒车前一秒钟,谨慎的郭刚特意看了一眼倒车镜,确定车后没人时,他才一脚踩了油门。“啊!”车后面一声尖叫,与此同时,郭刚也觉得自己可能轧着什么了,他赶紧下车,跑到车后时,才发现轮子下的人是自己的女儿。小姑娘脸趴在地上,身下已经有了一摊血,虽经抢救,小姑娘还是没活过来。

虽然被撞死的人是自己的女儿,但郭刚还是得被追究刑事责任。交警大队认定,郭刚在这起事故中应负全部责任。

今年8月份,郭刚被起诉到江宁区法院,开庭时,除了站在被告席上的郭刚,只有他的妻子来听庭,妻子在开庭前作为被害人家属也放弃了对丈夫的民事赔偿,并替丈夫求情,表示自己作为受害者家属已经原谅了对方。

庭审中,郭刚没有辩解,只是不住地点头。在谈到自己如何将女儿撞死时,他忍不住悲痛,几度落泪。“如果我再小心一点,女儿今年应该11岁了,如果我再小心一点……”郭刚喃喃自语,他说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。

近日,郭刚以犯过失致人死亡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一年六个月。

案例2

反道骑车 新婚妻子被撞死

南京人杨强还没从新婚的喜悦中走出来,就失去了自己的爱妻,而送掉爱妻命的,正是自己。

杨强今年25岁,去年年底,他和相恋已久的四川姑娘小玲结婚了。杨强家境贫寒,他对妻子能够嫁给自己满怀感激,每天小玲上下班时,他都骑着摩托车接送。

去年年底一天的早晨六点多钟,杨强像往常一样送妻子上班,在骑车时,杨强加快了车速,摩托车在路上飙了起来,因为当天雾很大,杨强在开车的时候只能看到前面几十米,为了赶时间,他超过了前面的一辆摩托车,并拐到了反道上,车子马上和对面正常行驶的一辆摩托车撞在了一块。

杨强当场失去了知觉。几天之后,当他醒过来时,他才获知小玲因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。在病床上听到这个消息时,杨强一度痛不欲生,茶饭不思,最后他在母亲的安慰下,才答应好好养伤。交警大队经过认定,杨强负事故的主要责任,最后他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取保候审。

杨强醒过来之后,他马上给丈母娘打了电话,告诉她这个噩耗。几天后,当丈母娘来到南京时,两个人在一起几次抱头痛哭。料理完小玲的后事后,杨强在送丈母娘上车时又拿出了自己家里所有的积蓄,表示赔罪,也希望自己能为小玲尽一份孝心。

今年7月份,杨强被起诉到法院,办案法官在处理这个案子时,特地打电话通知小玲母亲,告诉她开庭时间和索要赔偿的权利。“开庭我不来了,我也希望你们能对这个孩子从轻处罚,他不容易,小玲去世他也承受不了,他残疾的母亲还需要他赡养,我们不愿意再追究他的责任。”丈母娘恳求。

庭审时,悲痛一直写在杨强的脸上,法官在审问时,他一度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不能自拔,回答问题时都是愣愣的。江宁区法院最终判决杨强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一年六个月。

案例3

酒后驾车 丈母娘被压死

南京人吴华也同样面对着无法收拾的现状,他酒后驾车撞死了自己的岳母。今年1月底一天,他亲戚家的小孩满月,吴华和妻子、丈母娘等一些亲戚一起去喝喜酒。到晚上七点多结束时,吴华已经醉醺醺了。

从亲戚家出门时,妻子见吴华酒喝得挺多的,也担心他能不能开好,但吴华对自己非常有信心,还是咬着牙爬上了车子。他开的是一辆正三轮摩托车,家人就坐在后面的斗里。

一路上晃晃悠悠,当车子快开到家里时,路旁有一堆沙子挡在前面,吴华为了避开这个沙堆,就拐了个弯往路左边开去,就在吴华踩下油门时,对面一辆小客车过来了。“哐当”一声,两辆车撞在一起,小三轮当场翻了个跟头。吴华从车上跌了下来,而车后面的人全被压在了车里,妻子和其他亲戚只受了点小伤都自己爬了出来,但丈母娘却再也没有醒过来。

因为酒后驾车,吴华很快就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起诉到法院。

庭审时,吴家来了很多亲戚,吴华的妻子、大舅子等丈母娘的直系亲属,也向法院求情,表示自己不愿意再追究吴华的民事赔偿责任,也希望法庭能考虑到吴华已经受到被害人家属的谅解,能给他轻判。

“都是一家人,他也不是故意的,他也不好受,妹妹已经没有母亲了,我不希望我妹妹再失去丈夫!”大舅子在法庭上恳求。

江宁区法院考虑到这些情况,最终判决吴华犯交通肇事罪,判处他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,缓刑两年。

法官:过失撞了亲人也是犯罪

江宁区法院的法官告诉记者,虽然他们的亲属都恳求法院不要对肇事司机进行处罚,但他们犯罪事实是成立的,法院依法判定有罪,只是酌情予以了轻判。

法官介绍,一般情况下,如果肇事者没有赔偿受害人的损失,法院一般是不考虑缓刑的,但是这三起案件中,肇事司机虽然是被告,同时也是受害者,他们在发生车祸之后,内心已经对自己进行了谴责和惩罚。同时,在这种情况下,亲属已经失去一个亲人了,如果再判一个实刑,对亲属也是一个打击。

(文中人物系化名)

通讯员 江研 记者 李梦雅